河南秋糧預計受損200萬噸,2021年河南洪水滯洪區莊稼顆粒無收

消費
TIME
2021-08-16 10:53
財經雜志
分享

  黃河以南,承東啟西,土肥水沃,中原糧倉。作為中國夏糧產出第一大省,河南用全國1/16的耕地生產了全國1/10的糧食,歷史上的“蘇湖熟,天下足”和“湖廣熟,天下足”之說,正在逐步轉為“中原熟,天下足”的說法。然而,受今年夏季臺風“煙花”影響,河南今年糧食產量或將受到嚴重打擊。

  “煙花”是今年第6號臺風,于7月18日在西北太平洋洋面上生成。在“煙花”和副熱帶高壓的氣流引導下,大量水汽通過偏東風源源不斷從海上輸送到陸地,遇到太行山和伏牛山后,在山前出現輻合抬升,在河南集結成雨。

  受“煙花”影響,河南省自7月17日開始降暴雨,到了7月20日,鄭州日降水量相當于正常情況下半年降水量,小時降水量相當于去年三分之一降水量,城市內澇嚴重。7月23日前后,河南省內降水陸續停止。為了排出積水,河南省相繼啟用了8個蓄滯洪區,涉及安陽市的安陽縣、湯陰縣、內黃縣、文峰區,鶴壁市的??h、淇縣,新鄉市下轄的衛輝市,滑縣。其中不乏河南產糧重點區域?;h糧食產量位列河南省第一???h雖耕種面積不及滑縣,但其打造的30萬畝高標準糧田示范區畝產高,《財經》記者通過走訪發現,蓄滯洪區農田絕收基本已成定局。

  在河南,不同區域因受災原因不同莊稼受損程度有別。自然降雨導致的農田受災,積水基本2天-3天可以排出,河南省水利廳預判,8個蓄滯洪區將于8月中旬左右全部退水完畢???h農業農村局農技推廣中心主任董文全告訴《財經》記者,??h作為分洪區十分特殊,如果是降雨導致的內澇排水速度很快,但蓄滯洪區水量太大,排完需要時間較長。蓄滯洪區的農田積水排除需要一個月左右,個別地塊需要兩個月以上。因此,農業農村部建議的改種補種措施在當地推廣起來實在困難。

  7月30日,農業農村部種植業管理司司長潘文博在農業農村部新聞發布會上強調,抓緊改種補種。絕收地塊退水后要組織農民及時改種青貯玉米、甜玉米、綠豆、蔬菜這種短生長期作物,能種一季是一季,能增一畝是一畝。

  董文全說,非滯洪區的農田通過葉面施肥等措施就能恢復,滯洪區水位最深處達2米-3米,地下水已經飽和,地面水無法繼續滲透,現有積水全部滲透預計需要一個多月。《財經》記者見到董文全是在8月3日,他說,往年9月中下旬是玉米收獲期,如果屆時改種,會影響下一茬小麥播種,因此,“沒法改種”。

  以??h為代表的河南屬于溫帶季風氣候。河南多數農田秉承一年兩熟的耕種模式,9月-10月正是冬小麥種植期,而洪水發生的7月是當地玉米長成的關鍵期。以??h傅莊村的河堤為界,北側是非滯洪區,截至8月3日地表略有積水,但玉米稈并未倒塌,莊稼也沒有被根本性損壞。而在河堤南側的滯洪區,幾處房子只能露出尖頭,水面漂滿了玉米稈,藍色屋頂上還殘留著水位消退后遺留掛邊的玉米稈。

  在鶴壁科達學校和科達教育集團兩處安置點里,《財經》記者見到了從王莊鎮、白寺鎮轉移過來的災民,兩個地方同屬??h下級村鎮,不少人告訴《財經》記者,該淹的都淹沒了,今年莊稼顆粒無收。

  由于疫情管控要求,部分地區現場不能進入,《財經》記者分別致電輝縣市占城鎮南樊村郭書記、衛輝市清水河村村民,二者均表示村里農田全部絕收。郭書記連著說了六個“沒有了”,農田沒有了,養殖的豬也沒有了,屋子里的水位高的2米,低的70厘米,有些村民認為自己家地勢高一些淹不到就沒轉移屋里物品,最后“都沒有了”。他說,這次村里農田受災2500畝,經濟損失上億元。

  暴雨影響歉收幾何

  8月2日下午4點半,還沒到飯點。從王莊鎮何井固村轉移到鶴壁科達學校安置點的王陽正在宿舍里刷抖音,何井固村也是此次泄洪點之一。王陽說今年注定顆粒無收,因為該淹的都淹沒了。他家有8畝地,種植了花生和玉米,問及損失,他說一切往少了算,“花生6畝,畝產600斤,一斤3塊錢。玉米2畝,畝產1200斤,一斤1.3元。農藥、化肥、澆地成本大概2000元?!蓖蹶柮枋?,受損的不僅是農田,房屋也都被淹沒。截至8月2日當天,泄洪點還在放水,家中水電都沒有,等水退了,恢復水電等基礎供應恐怕也得一周左右。

  因為無法改種,王陽想盡可能降低損失。他希望能在種植冬小麥前先外出打工一兩個月,但7月31日起,河南開始出現多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嚴格的防疫措施要求他們盡量不離開安置點。如果疫情管控舉措持續升級,通過打工彌補莊稼損失的設想恐怕也會落空。

  王陽還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辦,沒有接到何時可以離開的通知,也沒有說“被淹房屋怎么辦”,他自己家的農田沒有保險,但往年小麥倒伏時會有一定補償,也只有小麥的倒伏能拿到一部分賠償,這次是發洪水,受災的是玉米,是否有補償還未知。

  另一位河南當地的農民向《財經》記者介紹,每年的耕種時間表是,9月25日至10月10日耕作、整地;10月7日至10月15日是冬小麥的適播期,次年6月上中旬收割夏糧,夏糧收割前15天套種玉米、花生或夏糧收割后種植玉米、花生、大豆,9月收割玉米、花生、大豆,10月再種冬小麥,循環往復。為了不重茬(指在一塊田地上連續栽種同一種作物,不少作物因重茬造成植物根部病菌,導致植物枯萎病、葉枯病、病毒病等危害,嚴重影響作物生長),一般玉米、花生交替種植,也就是夏糧收割后一年種玉米,一年種花生。

  分種類看莊稼受災情況,小麥已收割,不受此次水災影響,花生、大豆、玉米折損較大。??h農業農村局8月3日的農業災害統計表顯示,玉米成災面積54.8萬畝,超過花生9.1萬畝及大豆5416.5畝。根據耕種時間表,水災發生時夏糧(小麥)已經收割完畢,被淹的主要是玉米、花生、大豆等秋糧作物。而農業農村部數據顯示,截至7月29日,河南省農作物受災1450萬畝,成災940萬畝、絕收550萬畝。

  河南農業大學農學院教授李俊周在水災發生后,第一時間趕赴新鄉、焦作、開封等地,查看受災情況。他告訴《財經》記者,水稻受災影響不大。受災的水稻主要是沿著黃河種植的幾十萬畝,絕產不多,大部分可能減產10%-20%。下雨時,水稻正處于分蘗期,恰好是抗水、耐淹能力比較強的時期,比玉米、大豆、花生等旱作物強太多,淹水兩三天再排水也能正常生長?,F在半個月過去,基本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

  針對玉米遭受的減損,河南農業大學農學院教授劉天學則介紹,河南省內大部分沒被水淹沒的地方,玉米長勢較好。受淹絕收的秋作物面積中,大約種植著60%的玉米;受淹但未絕收的地區,玉米可能出現20%的減產。不過,河南今年種植的玉米面積可能達到6000萬畝,總體上應該影響不大。

  值得關注的是,玉米與大豆主要用作生豬、禽類、水產動物飼料,也是中國進口糧食的主要品類。海關總署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前七個月,大豆進口量價齊升,大豆進口5762.7萬噸,增加4.5%,進口均價每噸3422.6元,上漲25.4%;中國1月-6月玉米進口增長318.5%,達到1530萬噸。

  蘇寧金融研究院宏觀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陶金認為,雨情對于飼料的影響還存在不確定性。糧食產量受損將擠壓飼料供給,但同時很多已豐收正儲存的糧食受災后,反而可以當做飼料用。劉天學介紹,洪災發生后,地方政府聯系一些烘干塔,抓緊時間烘干儲糧,不適合做糧食的就聯系飼料企業收走做飼料了。

  不過,陶金說,總體看,飼料的供給短期會受到明顯影響。應對這些情況,一方面,需要及時救災,將災情控制在最小程度,對受災嚴重的農戶、養殖戶和企業,要視情況進行及時救助。另一方面,國家要根據市場需求及時合理投放緊缺糧食,短期內調節糧食供需,防止價格大幅波動,擾亂價格的指示作用。

  分區域看莊稼受災情況,河南省農業農村廳糧食作物處相關負責人告訴《財經》記者,糧食受損的主要區域是豫北地區,安陽、鶴壁、新鄉、焦作、鄭州、開封、許昌、周口、漯河九個市的局部地區受災嚴重。例如周口的扶溝縣、西華縣以及開封的尉氏縣,由于賈魯河水漫堤壩造成了較大損失。豫北糧食體量不大,但為高產區。該負責人表示,他在河南省農業部門工作十年,還沒見過這么大的水災。

  總體來看,這些受災嚴重區域既有重點降水區域,也有蓄滯洪區。長葛是許昌下轄的縣級市,也是泄洪區之一。許昌位于鄭州之南,大周鎮的村民李勇告訴《財經》記者,鄭州降水第二日,當地佛耳崗水庫開啟泄洪,上游是雙洎河,發源于伏牛山脈,流經登封、新密、新鄭等重點降水區域,最后匯入長葛。李勇家因地勢較高,受損不大,但地勢低洼處形成的積水卻不易排出。7月31日,《財經》記者在大周鎮看到幾處地勢低洼的農田,積水儲存十幾日尚未完全排出,當地農民表示對今年的收成不抱希望。

  在地勢較高的非滯洪區,農田的水已經排出,玉米、芝麻等作物還生長在地上,但秸稈部分有不同程度彎折。田地里的花生,遠看與正常狀態無異,近看葉面上布滿了洪水退下后殘留的淤泥。李勇說,肉眼判斷不出花生有多大程度異樣,但畢竟被洪水泡了十幾天,他不建議村民食用。

THE END
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刊載之目的為傳播更多信息,如內容不適請及時通知我們。

相關熱點

  近日,有媒體報道,大潤發超市濟南省博店店員,每天將不新鮮、味不大的隔夜肉作為9.9元一斤的特價肉賣;臭味明顯的沖洗去味再上柜臺;發臭變質無法處理的,直接鉸餡兒或灌香腸...
消費
  “2021中國國際智能產業博覽會”新聞發布會今(15)日舉行。市政府副市長、市經濟信息委主任陳金山,市政府副秘書長、市招商投資局局長周青,市委網信辦副主任、新聞發言...
熱點

相關推薦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