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被“?!弊〉奈淖帧笆дZ者”?

熱點
TIME
2021-09-01 15:15
新華每日電訊
分享

  心中所想難以付諸文字,離開梗就不會說話,除了“yyds”找不到其他贊美的詞,萬物皆可“絕絕子”,“文字失語”成為一個越來越需要重視的社會問題。

  此前,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對2002名受訪者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76.5%的受訪者感覺自己的語言越來越貧乏。在豆瓣小組“文字失語者互助聯盟”里,14萬余名受“文字失語”困擾的網友集結一堂。

  這種表達能力的退化,也是我曾經提到的“重視頻輕文字”帶來的惡果,這種互動聯盟是好事,體現了對文字失語的反思自覺。

  說文字失語,好像挺不可思議的,哪里像失語呢?他們中的很多人,似乎都是話癆,在群里、朋友圈里、論壇上常常很活躍,拋梗、接梗如行云流水,表情包比誰都多,段子一個接一個,張口就是流行語,喋喋不休,沒失語???

  其實,這正是失語的病癥之一,離開這些社交平臺裝置和網絡流行語,便不會說話了。借助表情包、梗、流行語、省略語的表達,不是你在說話,而是“話”在說你,未經你的思考和語言生成,梗借助你的指尖和嘴把自己說了出來,你不過是那些梗的通道。

  久而久之,你的文字表達能力便被梗塞住了,成為“語?!被颊?,也就是文字失語,失去自如地用文字表達想法的能力。

  網絡空間和社交空間中,有些人好像特別能“說”,處于表達的活躍狀態,但那種表達并非自我的語言創造與生成,而是網絡和流行的語言生成。

  社會學家伯格曼有一個著名的理論,叫“裝置范式理論”,在電子媒介時代,我們的表達和交流越來越依賴那種電子媒介的裝置,這些裝置已經深深嵌入人們的日常表達,設計得越來越人性化和友好性,便捷易上手,甚至成為肢體的一部分,讓人覺察不到它們的存在。

  應用界面、短視頻、表情包、流行語、梗、段子,很多人看上去所謂的“能說”,不過是依賴這些“裝置”而已,就像一個脫口秀選手依賴著提詞器,離開電子媒介裝置自動生成的一套語言,進入需要自我生成語言的現實生活或創作場景,便嚴重失語了:那什么,是吧,你懂的。

有人用當前熱門的網絡“熱?!本幜艘欢卧?,有網友說:每一個字都認識,但連在一起就特別費解……

  有人用當前熱門的網絡“熱?!本幜艘欢卧?,有網友說:每一個字都認識,但連在一起就特別費解……

  這便是“重視頻輕文字”的電子媒介裝置依賴帶來的問題,停思,無思,文字斷片。必須有意識地跳出那種裝置依賴,訓練自身在思維中主動去生成語言和文字的能力,才能治好文字失語癥。

  語言不只是工具,文字也不只是說出、寫出來的話,它是一種受思維支配、有活性的、需要保持訓練才能自如表達的東西。哲學家梅洛-龐蒂說得好,說話人并非在用言語表達某種既成的思想,而是在實現它。表達是具有創造性的,從“所想”到“說出”是極為艱難的工作。也就是說,言語和文字表達并不是現成的,它是一個生產和創造的過程。

  依賴梗、表情包、流行語的人之所以“失語”,是因為在“被梗說”“被表情包說”“被流行語說”中,失去了思考過程和文字的自我生成能力。把梗當成現成的外套,漸漸就失去了用自己的語言給“想法”穿上衣裳的文字力。

  怎么戒除電子媒介裝置,恢復文字自我生成能力?我有三個建議。

  其一,多讀紙質書少看視頻,創造默讀和靜觀的主動思考空間。說到底,再精彩、再有知識含量的短視頻,都是代替不了紙質經典閱讀的。視頻不是用來學習和思考,而是娛樂和消遣的,那種訴諸直觀、形象、快感、趣味的畫面,只會激發感官刺激和欲望消費。

  當你看短視頻時,多會處于一種節奏感染或放空狀態,很少會跟著思考,更不會有“把它說出來寫出來”的同步思維。而讀書不一樣,如一直倡導閱讀的文學教授周憲所言:閱讀與思考密不可分,文字的理解就是努力通過抽象的能指來理解其后的所指,把握文字的復雜意義,眼睛在頁面黑色字體間有序地掃視,不斷地在頭腦中轉換成特定的意義。讀書是從容、雙向和可以反復的,默讀的孤獨性和理性思考,有助于建構“理性自主的自我”,讓思維在默讀和靜觀中保持文字生成的活性。

原來,脫口秀節目里妙語連珠的易立競,對面有個提詞器。

  原來,脫口秀節目里妙語連珠的易立競,對面有個提詞器。

  我們賴以表達的文字思維,不能被那些娛樂你感官的短視頻給廢了。文字的表達需要文字閱讀的激發,所以紙質書的閱讀,無須依賴其他裝置,有一種自動的文字生成性,促進我們用文字思考并將文字輸出。

  讀書,要讀整本書,讀原著原作,拿著紙質書去讀,千萬不要迷信“讓別人替你讀書”。一個失語者的反思很有道理,他說:“公眾號、微博、B站、知乎……有很多地方可以獲取知識。一本很厚的書,總有人用一篇推文、一則視頻講完??催@些東西,好像也能獲得知識,但就是很不對勁??赡苁且驗檫@些東西都很零碎,所以很難幫人建立一個思想譜系,也很難被用于‘再輸出’?!?/p>

  是的,那些碎片化的東西都是別人“輸出”的東西,營養很低了,很難有維持你“再輸出”的營養。讀原著,接觸完整的原典思想和智慧,才有“再輸出”的知識沖動,促進文字思想。

  生活在這樣一個新詞語大量流行的時代,很多人已漸漸不再努力用差異化的語言表達自己內心獨特的感受,而是越來越傾向于使用網絡用語表達思想情感。

  其二,多創造機會自己去秀,少看脫口秀。脫口秀很少是臨場脫口、語言天賦的體現,多是寫好的文案然后照著提詞器念,營造劇場笑果??疵摽谛阒皇菉蕵?,并不能提高你的文字表達和交流欲望,相反,哄堂大笑中甚至會壓抑你的表達。

  那種文案的精彩營造出的現場感染力和語言天賦假象,讓人更不敢開口說話,我的語言多無趣啊。讓你停留于“別人說得好好啊”的傻樂中,跟著重復那些所謂的爆梗、包袱,“脫口秀”語言也是別人的語言,免除自己去說去寫的勞苦,再次壓抑了自我文字的主動生成。

  少看在網絡語言中內卷的脫口秀,實在覺得語言干癟貧乏的話,多看文學經典積累對美好事物的豐富表達力??吕章芍卧谒摹秱饔浳膶W》中談到,一群旅行者凝視一股急流,突然喊出“多美”,作為對令人極為感嘆的景觀的特征的一種含糊表達,他是很鄙視的,覺得退化的詞匯“多美”使多姿多色的整個景象失色。偉大的文學作品的一個功能就是,描繪隱于語詞之后的生動的情感。

  王爾德也說過,人們看見霧不是因為有了霧,而是因為詩人和畫家教他們懂得了這種景色的神秘可愛性。語言干癟,張口就那么幾個詞,牛啊,yyds,說明缺少文學的豐富閱讀,無力用文學家教我們的語言表達出大千世界那無窮無盡、一波才動萬波隨的靈動可愛。

圖自王左中右微博(這一篇其實就是對趙元任《漪姨》的仿寫)。

圖自王左中右微博(這一篇其實就是對趙元任《漪姨》的仿寫)。

  其三,戒除對網語、省略、表情包、奶化語言的依賴,多用完整的文字表達,有意識地用“生活語言”替代那些脫口而出的“魔性語言”。

  不要把碎片化的朋友圈狀態、微博當成表達,養成把想法寫成長文字的習慣。不要讓網絡社交替代現實社交,在網上,那些省略語在小圈子里能創造出親近感和交流效率,這種“親近性、排他性”容易形成一種溫暖的幻覺,到了面對面的現實生活中,就說不出話來了。

  不妨試試,堅持一個月,文字能力必能復健。


THE END
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刊載之目的為傳播更多信息,如內容不適請及時通知我們。

相關熱點

  9月1日消息,日前,中通、圓通、申通、韻達等多家快遞企業紛紛發布了《 全網派費調整通知》,宣布從今天(9月1日)起全網派費上調,用以補貼快遞員的收入?!芭少M”即“派件費...
互聯網
  8 月 31 日晚,騰訊發布《關于放棄音樂版權獨家授權權利的聲明》,表示已最大限度尋求與相關上游版權方盡快解除獨家協議。不過,在當晚網易財報電話會上,網易 CEO 丁磊也...
業界

相關推薦

1
3